公教報文章
糾正(最新)
梵二的突破
向上週
人類生命
宇宙團體歷史觀
其他
鄭生來神父 公教報《中國神學協會》專欄

糾正對出谷紀的錯誤闡釋

宗教歷史觀不應與自然界分離對立

鄭生來

在一九五零年代至一九七零年代之間,出谷紀成為新神學的重要核心和基礎,特別在拉丁美洲所形成和演進的解放神學。天主介入了人類歷史,以民在埃及受奴役,而「天主聽見了他們的哀號,就記起了祂與亞巴郎、依撒格和雅各伯所立的盟約」(出2:24-25)。祂召叫梅瑟,領他們脫離埃及的奴役,同時顯露自己給他們,他們在沙漠經歷了四十年曲折的逃難,最後才到達所承諾的福地。

當時的聖經學者指出,以民因而突破性地意會到一種新而獨特的歷史觀,天主所介入的救贖史,亦同時把自我啟示給以民,與他們結盟,他們成為天主的選民,同時明認天主是他們的天主。聖經學者所談的歷史,是局限於人類歷史,不包括自然界甚至是超越自然界,可以說是與大自然分割了,互相對立,與以民鄰近的民族不同,他們的神是自然界的神。這樣,以民所信的天主,如同與大自然沒有多大的關係了。

Theodore Hiebert The Yawhist's Landscape指出,這種解釋有問題,是受了黑格爾和其西方的哲學思想形態的影響所致,與十九世紀的人類學和神學連在一起。事實上,在出谷的雅威傳統,雅威仍是多方面以大自然的現象顯露自己。

MtSinai-sunrise800px-June2006.JPG 天主在荊棘叢的火焰中顯現給梅瑟(出3:2):『上主見他走來觀看,天主便由荊棘叢中叫他說:「梅瑟! 梅瑟! 」他答說:「我在這堙v。天主說:「不可到這邊來! 將你腳上的鞋脫下,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地」。又說:「我是你父親的天主,亞巴郎的天主,依撒格的天主,雅各伯的天主」。梅瑟因為怕看見天主,就把臉遮起來。上主說:「我看見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痛苦,聽見他們因工頭的壓迫而發出的哀號;我已注意到他們的痛苦。所以我要下去拯救百姓脫離埃及人的手,領他們離開那地方,到一個美麗寬闊的地方...」』(見出3:1-12)

天主介入了人類歷史,但不等同與大自然脫離,仍會以大自然的現象顯露自己。大自然仍是在天主的領域之內,祂在人類歷史和大自然內同時運行,不會分割出來。

在曠野內,天主以雲柱和火柱領路和光照他們:『上主在他們前面行,白天在雲柱媯馴L們領路,夜間在火柱堨照他們,為叫他們白天黑夜都能走路:白天的雲柱,黑夜的火柱,總不離開百姓面前。』(出13:21-22

在西乃山,天主在濃雲顯露自己:『上主向梅瑟說:「我要在濃雲中降到你前,叫百姓聽見我與你談話,使他們永遠信服你」。』(出19:9

天主亦以雷電濃雲形狀出現:『到了第三天早晨,山上雷電交作,濃雲密布,角聲齊鳴,此時在營中的百姓都戰戰兢兢。梅瑟叫百姓從營中出來迎接天主,他們都站在山下。此時西乃全山冒煙,因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;冒出的煙像火窯的煙,全山猛烈震動。角聲越響越高;梅瑟遂開始說話,天主藉雷霆答覆他。上主降到西乃山頂上,召梅瑟上到山頂;梅瑟就上去了。』(出19:16-20

天主亦乘雲降下:『上主乘雲降下,站在梅瑟身旁,他便呼喊「雅威」名號。上主由他面前經過時,大聲喊說:「雅威,雅威是慈悲寬仁的天主,緩於發怒,富於慈愛忠誠。」(出34:5-6

西乃山上亦訂下以民禮儀年曆的其中三大節日,都與農場收成有關:

(1) 無酵節:『你要按照我所吩咐的,在阿彼布月所定的日期內,守無酵節,七天之久吃無酵餅,因為在阿彼布月你出離了埃及』(出34:18)。是與三四月的大麥收成有關。

(2) 七七節:『在收穫初熟麥子時,應過七七節』(出34:22)。是與五六月小麥的收成有關。

(3) 收藏節:『在年尾過收藏節』(出34:22)。是與水果的秋收(尤其葡萄和橄欖)有關。

這種種敘述,以民出谷的宗教經驗,仍保持與大地有密切的關係,沒有把大自然邊緣化。

但過往和現在不少對出谷紀的闡釋,是過於強調人類歷史,而把大自然邊緣化,甚至排斥。連解放神學的聖經學者J. Severino Croatto1981年亦是強調這種闡釋。解放神學對出谷記的重視,強調貧窮人和被奴役的人的解放,是正確的,但不需要跟過往錯誤地把大自然邊緣化。

因這想法在西方的神學和宗教意識,是在深層上已是根深柢固,我們需要明確和刻意地糾正這種西方二元論所傳授的,才能把大自然放回原本的基本地位,整合地看信仰、人類歷史和大地,天主、大地和人的整合,天地人合一。

人類在大地的出現,應是以雙方彼此提升為目標,人類是大地的一份子,在天主內與大地一起共同演進。這樣才能建設一個更完整的神學,更明白天主的啟示和救恩的完整性。 

摘自公教報 : 2010/6/20